说的一套,做的一套

发布者:鹿老师发布时间:2018-09-18浏览次数:11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之所以会做出某种行为,是因为他持有某的态度和观点。比如一个人对自己的本职工作持肯定态度,他就会尽职尽责,甘于奉献,埋头苦干;而如果持消极态度,他就会表现出敷衍塞责、得过且过、不思进取等不良行为。  

大量生活实践和学科研究表明,人的态度和行为基本上是一致的。比如研究者曾询问一批台湾妇女:“你想要孩子吗?”她们作了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3年后再作调查,当时作肯定回答的妇女,有64%的人分娩了;而当时作否定回答的,只有19%的人生了小孩。  

但在某些情况下,态度与行为并不完全一致。人们想的或者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另外一套。  

心理实验  

20世纪30年代,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拉皮尔曾进行过一项著名的现场研究。当时的美国普遍存在着对黑人和亚洲人的歧视,特别是在很少有东方人居住的地方更是如此。所以,在偕同一对年轻的中国留生夫妇在美国西海岸旅行之前,他们预料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但是,他们行程一两万千米,住宿过66家旅社,在184家餐馆用餐,除一次遭到拒绝外,其余都受到了款待,并且其中多数甚至表现出特别的热情和友善。对此,拉皮尔和同伴们既感到愉快同时又觉得意外,因此他们决定继续作深入调查。

6个月后,拉皮尔分别向曾经光顾过的250家餐馆、旅社分别寄去了两种问卷。问卷中有这样的问题:“你是否愿意在你们的商店中把中国人作为顾客来加以接待?”为了避免对方产生怀疑,以致做出不真实的回答,特地对于其中一半的餐馆与旅社的问卷中又加入了一些是否愿意接待德国人、法国人、日本人等的问题。同时,他也给多未曾光顾过的餐馆、旅社也寄发了问卷,把它们当做控制组。  

结果在光顾过的250家餐馆、旅社中收回了128份答卷。其中回答不愿意接待的餐馆有75家,旅社有43家(占总数的93.4%);答不确定,按情况再说的旅社有3家,餐馆有6家;明确回答愿意接待的只有1家旅社。两种不同问卷的差别很微小。光顾过的和未光顾过的两组被调查组的回答,其差异也很不显著。这种狭隘的歧视态度与实际的宽容与热情形成了鲜明对照,这表明餐馆、旅社的实际的接待行为并无相关或很不一致。  

分析与解释  

拉皮尔的研究引起许多争论和后续研究。比如一些人认为,“问卷的回答者可能是管理人员,而接待者并未接到拒绝华人顾客的通知”;“一般人观念中的华人是赤足、戴草帽的贫困形象,而现在接待是和一名白人为伴、衣冠楚楚、能讲英语的华人夫妇”;“也许他们不知道接待的是华人”;“接待的时间与答问卷的时间相隔六个,态度也如同时光的流逝是会发生变化的”等等。

其实,拉皮尔本人也并未依据这一研究就断定态度与行为之间是不一致的,而只是认为问卷中所出现的态度是一般的、抽象的,把它为行为的可靠预示便会与实际经验脱节。  

弗里德曼考察了这些研究后指出:那些“强烈而明确的”态度才使行为保持一致,而较微弱的、不明确、较宽泛的态度则往往与具体行为缺乏一致性。对“中国人”的一般歧视态度是不很强烈、不明确和较宽泛的,这种态度与“某一中国人”的具体接待行为之间就很可能产生不一致。  

此外,根据凯利和米尔的研究,态度与行为不一致还可能是出于软弱或矛盾的心理。诺尔曼的研究发现,当被试态度中的认知成份与表达感情的成份一致时,态度与行为的相关程度就高;而当这两种心理成份冲突时,态度与行为就不密切相关了。  

小结  

没错,正如一位哲学家所说,人是会思想的芦苇。但这芦苇却是脆弱的,摇摆不定的。一个人的行为除了受内心的态度影响之外,还受到了许多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社会规范、人格特征、行为习惯等等。态度对个人行为的影响仅仅是个“可能”性,而不是“绝对性”和“决定性”。  

所以,“言行不一”“前后不一”“阳奉阴违”的现象在现实生活十分常见。心里十分清楚明白应该怎么做,但却没有付诸行动,转化为现实。

因为态度与行为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那种认为只要研究了一个人的态度就可以预测出一个人的行为的看法是片面的。所以,我们在确定和分析某个人的某种行为时,不能仅看其态度,还要考察当时种种条件和环境因素。换言之,具体情况要作具体的分析。时间、地点和条件不同,所产生的行为当然也就不同。